欲望

      Frohes  neues  Jahr!
    新年第一更!
    -
    早上醒来时,视野里第一个出现的是小晨的身影,她穿着鹅黄色的家居服,坐在女儿的小床边。
    “怎么了,小晨,点点饿了吗?”
    “嘘——”小晨转过身来看了我一眼,“刚刚才把点点哄着。”她的声音压得很低。
    “唔……”我揉了揉眼睛,“点点昨晚很乖啊,我就醒了一次给她喂奶。”
    小晨听了之后,偏过头轻推了我一下,“你还好意思说……”
    昨晚……模糊的记忆涌上来,我心头一沉。
    “啊,昨晚,昨晚我那个……”
    “自己睡得沉,点点哭了都不知道。”小晨嗔怪道。
    我有些心虚,只见手机黑着屏幕安静地躺在那里,也不知道昨晚我退出了没有。我的手机密码小晨是知道的,要是小晨发现了我手机里面的东西……
    可是小晨表现得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大概率是没有发现手机里的东西的。也是,自从女儿点点出生后,她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女儿身上,刚刚她的的话语,也似乎只是在埋怨我没有照顾好女儿。
    “你别老看着她了,她睡了,你就赶紧好好休息一下,待会她醒了可有得闹的。”我拍了拍床,示意小晨躺上来。
    “可是我就是喜欢看点点啊,看她睡觉,看她吃饭,看她躺在我怀里的样子。”小晨上床后靠在我身上,小声地和我说着,带着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容。
    我下意识地“嗯”了一声回应她,娇妻乖巧地躺在我身边,我的注意力根本不可能放在女儿身上。小晨骨架小,生完孩子之后胖了一些,便很明显的显现出来。有几次晚上不用照顾女儿我们能够一起睡觉的时候,她温温软软的贴着我,我感觉到她肩膀和腰上都增加了些脂肪,偎着也更舒服了。
    我双臂用了一些力气,将她禁锢在怀里,又腾出一只手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又将指间深入发间,一下一下地按摩她的头皮。小晨似乎也很享受这个温存的时刻,眯起眼睛,悄悄地在被子用她光着的脚去蹭我的小腿。
    “老公……”她软绵绵地叫了一声。
    “怎么了?”
    “你好辛苦啊,白天要上班,晚上还要回家带点点。”
    “唔……所以呢,宝宝要给我什么奖励?”
    “奖励你帮我暖脚~”
    “我才不要暖脚,我也是宝宝,我也想要吃妈妈的奶。”我抱着小晨翻了身把她压在身下,无赖地说道。
    小晨被我一句话弄得耳尖都红了,她偏过头,在被窝里轻轻地踢了我一下。我用体重压住她的腿,趁机把手从衣摆下面伸了进去,她小脸红扑扑的跟我闹着,被子被我们俩弄出了一个蠕动着的鼓包。这是这段时间我们两人之间的情趣之一,因为生产再加上家里有其他人,我们一直没有过传统意义上的性生活,不过亲亲摸摸揉揉还是一直有的,甚至有时候我妈或者我弟在场,我也会乘他们不注意的时候逗一逗小晨。
    “宝宝啊,我还挺好奇的。你说,点点吸奶的时候和我吸你奶的时候,你感觉有什么不同啊?”我一边问着,一边去解她的衣服,因为要给女儿喂奶的缘故,小晨穿在居家服里面的衣服是宽松系扣款的,很容易就被我弄开了。她的乳房最近又涨大了一些,沉甸甸的被我托在手里,带着顶端两个深红色的小奶头,颤颤巍巍地暴露在空气中,看得我喉头滚动,“老婆,我也想吸奶,我还想插你。”
    小晨用手去推我的肩膀和脑袋,怕吵醒女儿,只敢小声地叫着拒绝的话语。
    “那里现在是点点吸的地方,你不能吃!而且……”
    “为什么?她是你女儿,我还是你老公呢。你只管女儿饿了,就不管老公饿了吗?”
    “不要,你、怎么这样啊,点点还在旁边呢。”
    小晨挣扎着,白腻腻的奶子不自知地我面前晃来晃去,她想去拿衣服盖住自己的身体,我就捏住她纤细的手腕,把她手中的衣服抓起来扔下床。她越是沉浸在一个母亲的角色里拒绝着我,我就越想要她,心中也越烦躁。我已经很久没有真正插入过阴道了,最接近性生活的一次是产后两个月,我觉得可以做了,但是她不愿意,最后是她用腿夹着我的性器,我从后面顶她,一边揉着她的乳房,一边让她在前面用手帮我手淫,最后射在她的内裤和大腿上。现在,单纯的触碰嘴和乳房,或者让她用手帮我射出都已难以满足我了。
    “乖了,就一次,点点可会睡了,保证不吵醒她。”我耐下性子哄她。
    “陈敬雨,我说了,现在不行!”
    “哎呀!”
    我掐住了小晨的腰,固定住她让她别乱动,应该是把她弄疼了,她叫了一声,又怕吵醒女儿,因此声音也是轻轻的。像是在我心上软软地挠了一爪子,让我的心更痒了。
    “嘘——别吵了啊,妈还在外面呢。就弄一次,我保证轻轻地,速战速决。”我说罢俯下身去堵住她哼叫着的小嘴,牢牢地将她钳制在我身下。
    小晨依然不是很配合的样子,躲闪我的亲吻,用鼻尖乱撞我的鼻子,腿胡乱踢蹬着,还真的踢到了我几下。
    我被她弄得不耐烦了,干脆直接拉下了她的家居裤,在她压抑的惊呼中把裤子扔到了地上。伸手去隔着内裤按压她的下体,只是微微有些湿润,离能插入还有很远。
    “这么干,是要二姐帮宝宝舔湿吗?”我隔着内裤找到她的那颗小豆豆揉弄起来。她还想反抗,用大腿加紧我的手不让我动作,但是私处却一下一下的跳动着,把内裤挤得又湿又热。我扬起另一只手“啪”的一下打在她白嫩嫩的屁股蛋上,她浑身都抖了一下,夹紧的腿虚虚放开,右侧臀上留下了一个红红的印子。
    “流了这么多骚水,还说不想要,都不用我舔了。”
    小晨乖了,张着细腿,任由着我脱下她的内裤,埋在她的私处又亲又添,我好久没有尝过女人下面的味道了,一得手就拿出了我女儿吃奶的狠劲,腥咸的淫液弄得我下巴都湿了。她的呻吟像抽泣一样,弄得我像是在强奸我自己的女人,我拿开她遮着眼睛的胳膊,却发现她脸上全是泪痕,真哭了?
    我撑在她身上看着她不胜恩宠的样子,不顾她的反抗舔吻她脸上的泪水,心里有一团火在烧着一般的兴奋。阴茎胀挺着打在小腹上,龟头因为勃起充血变成深红,颤颤巍巍地吐着清液。她的阴道被我用舌头插过了,张着小拇指大小的小口一抽一吸着。
    “不哭啊宝贝,老公来疼你。”
    我一只手撑在她身边,一只手伸下去扶住阳具,撑开那个小口,一下子插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