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鸦青(微h)

      寒风吹破天边的一角,撕出一块朦胧的乌青色。
    积雪压在枝头,万籁俱寂。
    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只鸽子,发出“咕咕”的叫声,扑扇着翅膀重新坠入林中。
    怜儿被这动静吵醒,她半睁着眼,发觉许斐并不在身边。
    她尚未完全清醒,坐起身愣了片刻。房内还有昨夜点好的熏香未曾燃尽,地火烧的很足。房内的书案上放着许斐看的书画,他们来了之后还没打开,只是堆在桌上。屏风后的窗边有几盆绿植,怜儿生怕它们被地火烘得干枯,起身浇了些水,才出门找许斐。
    成婚之后她就不再让守夜下人睡在隔间或者门外,怜儿实在拉不下这个脸,昨夜她也不记得是如何回房的,恐怕下人们都看在眼里。
    一路上她遇到两个刚起身烧水的婆子,问了一番后,往小佛堂去。
    后院并不连着主庙,但到底是佛门之地,为了方便客人供香,还是有一间小佛堂在南侧的耳房。怜儿睡眼朦胧,推门而入之时,许斐正在窗边站着,低头看手中的信。
    “阿斐。”她往他怀里一扑,闭上了眼:“你是没睡,还是起了?”
    这会儿天都还没亮。
    许斐看了看她,放下书信:“醒了。”
    他将人抱到桌边,问:“怎么鞋也不穿,冷不冷?”
    庄怜儿这才发觉,她昏昏沉沉起身,竟只着了一双罗袜。
    她缩了缩身子,勾起脚尖:“忘记穿了。”
    许斐抬了抬眼:“夫人这是没睡醒?既还困着,何必早早出来寻人。”
    “我见你不在房内,”她又被抱到了美人榻上,“你方才在看什么?要早早起身。”
    “并非为此,而是被夫人骗了,寝食难安。”许斐只说了前半句,:“是长公主身边亲信送来的。”
    怜儿一时不知该接他哪一句,大抵是做贼心虚,她当作没听见前面的话:“信里说了什么?”
    许斐静静望她,没出声,怜儿又追问了一遍,他才道:“只是宫里一些琐碎的事,我虽不在,但也要让我知晓。”
    她放下心,闭上眼险些又要睡过去,外头传来紫珠的声音:“姑爷,夫人,要在此洗漱么?”
    这间房的主卧是许斐从前来此住的,已经收拾了一番,二人靠在美人榻上,许斐淡淡道:“放在外面,下去吧。”
    怜儿很警觉地睁开眼:“怎么不让人进来?”
    许斐握着她的手:“夫人用的什么胰子,好香。”
    “你帮我洗的,问我做什么?”她极快回了句,立马又合上嘴。
    许斐看她:“原来夫人还记得。”
    怜儿自知理亏,咬牙没吭声。
    二人靠的越来越近,这回谁都没说话。
    他抓着她的手往下,将二人身上都触得湿热。五根玉指捻弄着那根棍儿,在她手心滚烫,不多时就有一阵异香弥漫在房内,伴着细微的湿濡水声。
    许斐在她身后开口:“果真是很香。”
    怜儿背对着她,身上愈来愈热,额头上还带了些汗。
    塌上的锦被堆迭翻乱,她腿心之中已经满是透明的春潮,顺着丰满的阴户流了出来。也不知他手上到底使了什么法子,一触她那里,怜儿就感觉浑身上下犹如火烧,非要他入一入,才能止了这饥火。
    她半低着头,眼也闭上了,许斐替她擦拭到一半,又忽然入了进去。
    怜儿发出一声低哼,她知道四处无人,并不压抑。
    花户被撑开,丰沛的汁水在她最深处,粗红的肉棒顺着她紧小的地方顶到里端,果真将交合之处弄得更湿润。怜儿生怕被人知道二人在做这档子事,催促他:“快、快些……”
    许斐将她的腿儿分的更开,挺腰狠操了几下:“这样?”
    “不是……啊……”怜儿绞紧肉穴,放弃跟他讲道理,这人脑中就没些正经的。
    许斐顶着她的花心,还要提醒一句:“夫人小声些,外面还有佛室,当心入了菩萨的耳。”
    怜儿气不过,愤愤低头就想咬他的胳膊,许斐笑了一声,替她捂住了嘴巴:“……别闹。”
    他最擅长说一回事做一回事,叫她别胡闹,却还要说些半真半假的话吓唬她,怜儿知他的性子,还是被挠的心里痒痒。
    她被捂着嘴,发不出声来,只听得身下荒唐的声音,一下一下传到她耳朵里。
    怜儿起先抓着他的手臂,随后自己捂住了小腹,无助地被他弄得发抖。
    许斐大开大合入了数百下,怜儿被折腾得吃不消,开着腿儿喷出透明的汁水,许斐伸手揉搓着那粒花核,叫她止也止不住。
    好不容易等他拔出东西,许斐偏要叫她低头看:“这么多,流出来好浪费。”
    怜儿费劲最后一丝力气,用力在他手臂上打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