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误会

      翌日一早,白雪渐停。许斐一夜没合眼,替庄怜儿理了理压在身下的长发,随后悄声从床上下来。
    外头天色朦胧,他洗漱之后懒散地靠在窗边望了望外头:“叫个下人骑匹马先回去,叫上大夫往家里带。”
    慧言困得眼睛都睁不开,点点头吩咐下去了。
    “慢着,”许斐叫住他,“……叫个嘴巴严实的,先别声张。”
    慧言领命下去,不多时,许斐见一个下人身着蓑衣快马下山而去。
    他慢条斯理地又看了一会儿熟睡中的夫人,唤了她一声,她不曾醒,许斐只得放弃,起身出去了。
    怜儿睡到辰时,慢悠悠转醒。紫珠早就带着洗漱的器具在外头候着,一听见动静就赶忙进屋。
    细细梳洗之后,怜儿终于发现不对:“咦,阿斐呢?”
    紫珠应道:“念着姑娘有孕,姑爷一早就去小厨房看着备菜了。”
    前些时日都是许斐与她一同起身,今儿个忽然见不到人,怜儿还有些不适应。她没再开口,反倒是许斐不知何时走到了门外:“原来夫人也会记挂我。”
    他穿了身雪色锦衣,身量修长,面如润玉一般秀美。
    怜儿不想与他贫嘴,这人昨夜里还说不想要孩子,现下又一大早操心起来,分明是嘴硬,心里惦记得紧。
    早膳比往常都要清淡许多,换成了粥食。
    怜儿一口粥下肚,余光瞥到一个汤碟,问他:“这是什么?”
    许斐望了一眼,不自然道:“我听闻有些人孕后胃口会不好……”
    她已经夹了一块到口中,原来是酸爽的小青瓜。
    “是吗?”怜儿吃完一小块,认真想了想,“可是我胃口很好呀。”
    虽她用不到这些,但心头却还是为他的体贴动容。昨天夜里她原本还不想有孕,更是对自己的身体变化毫无所知,如今看来,大概是心理作祟,她反倒觉得自己或许真的有孕了。
    回去的路上,怜儿一直捂着肚子沉思。
    若是真的有身孕了,孩子像谁比较好?
    她抬头看了看许斐,对方正在喝茶,一夜未睡,他实则内里疲倦到了极点,但还是朝怜儿露出一丝温顺的笑容。
    怜儿有了主意。
    像阿斐好了,阿斐心眼多,若是像他的话就不会吃亏。
    许斐坐到她身边,轻轻合眼,怜儿在他耳边轻声说道:“阿斐,你会照顾孩子吗?万一咱们都不会,手忙脚乱可如何是好……”
    他并不那么着急,但怜儿对他这样轻声说话,许斐也觉得真的有一个孩子也不错,她还在他耳边温柔说着关于以后的幻想。
    许斐握住了她的手:“怜儿不用操心,我会学的。”
    听出他的声音含着困意,怜儿不再出声,让他在自己身边缓缓入睡。
    回城里的时候已是正午。
    怜儿叫了一声夫君,许斐慢悠悠便醒了,外头的暖阳已经洒进来,略有些刺眼,他猝不及防被照到了眼睛,流下一滴眼泪。
    他回避了视线,用帕子擦了擦,眼中却仍是一片微红。
    怜儿急忙上前关切他:“无碍吧?怎么这样粗心?”
    许斐支着额头:“怜儿在身边的话就无碍。”
    他还想再腻歪几句,下人们的声音兴冲冲传来:“少爷,夫人,到了!”
    此处也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有更要紧的事情。二人下了马车刚进府,就听到有人通报下去,府中众人脸上俱是一片喜色,喜笑颜开望着二人。
    进了正厅,怜儿一打眼就看到二人的父母都在大厅坐着,不仅如此,就连李月婵也在。
    许斐脸色登时沉了几分:“这是怎么回事?”
    先一步回来的下人上前几步,恭敬道:“小人去医馆寻了大夫,遇到了李家小姐,小姐问我是何事,我……”
    “行了行了,”月婵笑着挥手,“我一听就知道了,你们小两口有了喜事,难道要藏着掖着?”
    “月婵没说错,”张氏拉着怜儿的手坐下,略有些责怪,“怎么不告诉我们,还想着瞒着?”
    许斐连忙道:“是我的意思,想先请大夫看过再差人告诉二老。”
    此情此景,众人哪里还在乎这点小插曲,赶忙招呼大夫上前诊脉。
    老大夫颤颤巍巍地走上前,搭上她的手腕,厅内众人屏息注视着怜儿,怜儿自己也望着他。
    堂内鸦雀无声,半天无人出声。
    怜儿忍不住了,问道:“怎么样,大夫?”
    大夫再叁确认道才说:“夫人身体无恙。至于身孕……老夫不曾诊出喜脉。”
    他话音刚落,怜儿瞪圆了眼珠与许斐对视。
    许斐还算镇定:“她昨日干呕恶心,是何原因?”
    老大夫心想我怎么知道你们二人在山上吃过什么,做过什么,但还是问了一番,得到答案后,大夫委婉道:“恐怕是前两个月不曾休息好,近来又在山中闷着……日后好好休息即可。”
    怜儿还是不可置信:“那我怎么忽而胖了许多?”
    大夫回答得更干脆:“吃多了。”
    当着厅内众人的面,怜儿的脸又红又烫,许斐挡在她身前,叹气道:“父亲,母亲,我就说过不要太声张。”
    他微微拧眉垂着眼,看了看一边仍在发憷的下人们,眼神冷了几分,慧言打了个机灵,连忙带着他们下去了。
    此事闹得有些尴尬,月婵赔礼道歉:“怜儿,怪我,是我大嘴巴。”
    庄怜儿并没有责怪月婵,连她自己都以为真的有身孕了,她只是拉不下这个脸,当着那么多人的跌了颜面。
    父亲母亲失望之余倒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宽慰了几句之后,也感叹道:“你们两个还年轻,要得太早也不好。”
    怜儿羞得慌,坐下来魂不守舍聊了片刻,寻了个借口回房了。
    许斐跟在她后头进房,还未见人,迎面就飞来一个软枕:“出去!”
    她的心情大起大落,也着实丢了脸面,实在不想见人。许斐收了软枕没出声,上前抱着她的肩,轻轻拍了拍。
    怜儿气闷了半晌:“你放心了,我不曾有孕。”
    许斐否认:“没有那样的事。”
    怜儿说了两句,泄气一般躲到他怀中:“好丢人……以后我还怎么见人?大家都知道我贪嘴吃胖了还误以为有孕。”
    “不是你误会,是我,”许斐安慰她,“我只觉得夫人还是很美。再者,这事只有家里人知道,不会有人出去乱说。”
    怜儿躲在他怀里,闷闷地应了一声。
    在京中又住了几日,后日就是新年,怜儿也趁着喜气总算缓过劲。许斐早早吩咐下去不准多嘴,怜儿看他忙前忙后,愈发在心中断定自己没找错夫君。
    体贴心细,温柔顾家,还相貌出众。
    这天夜里有庙会,怜儿与月婵约了一同出门。前阵子闹了大误会,月婵非要给她赔礼。出门之前,怜儿倚在许斐膝上,原本收拾好的衣襟凌乱开散,粉黛蒙春,香腮含媚,许斐埋在她胸前,细微的吞咽声让她忍不住轻咬红唇。
    许久之后,怜儿红着脸软在他怀中,许斐替她重新理好衣裳,修长的手指摸着她的发,好心提醒:“再不去就误时辰了。”
    怜儿这才如梦初醒,补好口脂匆匆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