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画拳 (三)

      第589章:画拳 (三)
    漆黑的一副画,在叶初雪的手上却显得如获珍宝。他小心翼翼的将画卷挂在一旁竖起的画架上,眼睛里充满了神色。作画这一副墨图,让叶初雪的精气神都达到了顶峰。
    此刻,稍稍一歇劲下来。
    身子骨感觉轻盈了不少,少年清俊的面容上,多了一丝胭脂红润。
    ...........
    叶初雪画完这一副墨图,只觉得心里酣畅淋漓。
    他方才脑海里,一直浮现着自己破入先天的瞬间。
    他入先天,是一场机缘巧合。
    而破入先天境界多余的先天气息,一直积压在叶初雪的身体里,如今随着他的画笔浸润在了这张画作里。让此画,多了一丝灵性。
    ..............
    看着叶初雪如获珍宝一样,小心伺候着这张黑色墨图,秦明强忍住心里的欢喜。
    得,还以为青莲剑斋的小先生是个文武双全的人才。
    原来如此,看来这个叶小先生不过武夫而已。
    他在书法,丹青上的造诣,怕是比自己都不如。
    吓死了都............
    瞧叶初雪的模样,倒像是个正儿八经的读书人,少年儒生。没想到他也是强装文化人的人设,本质上还是粗鄙武夫罢了。
    ..............
    心里洋洋得意,秦小公爷都快翘起尾巴来。
    他凝望着叶初雪悬挂起来的墨图,再看看自己有板有眼的秦字。
    嗯,其中的差别,显然易见啊。
    只要在场的士子眼睛没有瞎,今儿的这一场斗墨,自己赢得可是公公正正,漂漂亮亮!
    ..............
    丹青楼斗墨,先有秦明一般水平的秦字,又来了一张叶初雪不明所以的漆黑墨图。
    这两个人的操作,彻底震撼了围观的士子。
    望着叶初雪那张乌七八黑的泼墨图,哪怕是丹青楼里颇有名望的老学士,也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个年轻人,看着一副大家风范,为何,会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
    “咳咳,兄台,您看出来这个少年人画的是什么吗?
    我觉得,他似乎还不如秦家小公子的那个大字。
    好歹.........人家还看得出来是个字嘞。
    这么乌漆巴黑的一副画,他画的.........是观夜图,还是黑云压城的画境?”
    .............
    “看不出.........看不出啊.........
    我浸淫丹青画技二十余年,对古法泼墨之作,也算小有了解。从未见过这般........这般豪放的画派,这个小公子看起来气质不凡,我甚至感觉,他身上的气质比起梅大公子还要多一丝空灵。
    为何,会是这样的画作?
    ...........
    泼墨,彻底压住了整张画纸。
    他想要表达什么意境,墨迹浸染到这种地步,想要弥补,都算失了上乘。像是这样的泼墨作,可以用红梅,来补灵,用飘雪,来写意。
    可.......黑成这样,我也想不出来...........”
    ...........
    “唉,丹青楼的斗墨,是如此儿戏的吗?
    本以为有着名家梅大公子做见证,今天的这场斗墨,会有彩头。秦家的那个小公爷,大家也都看出来了,算是个添头。真正的大家,应该是那个看着面善的小公子。
    他的丹青画技,倘若只有这种水平,会入左袖墨梅的法眼。
    我记起来了,他在泼墨之前。
    好像有用笔端在画卷上画了什么东西,该不会.........此画藏的别有洞天?”
    ............
    对于叶初雪的这一副墨图,远方围观的士子议论纷纷。
    有人感慨,丹青楼里的斗墨一次不如一次。
    这些人,枉费读书人的名头。
    有人甚至觉得,秦明的水平还要看得过眼。
    而有些人,则相信梅大公子的眼光。
    堂堂丹青楼七层魁首,八楼名家的水准,梅静苏会选择一个俗人吗。一定是叶初雪的这副画作,太过于高深莫测,不是他们这些俗人,能够观摩的。
    ...........
    “咳咳,梅公子......
    您看........这该如何.............”
    ...............
    随着在场众人的议论纷纷,叶初雪书案旁的掌笔,脸色也有些尴尬。
    他只得将话题,抛给梅静苏。
    叶初雪这样的大作,他在丹青楼里掌笔多年,也未曾见过这样豪放的年轻人。
    听着掌笔抛过来的话茬子,梅大公子却是眼神一亮。
    他近距离看过叶初雪的手法,所以同为大家的梅大公子明白,剑斋小先生,绝不会浪费自己的精气神在无用之作里。叶初雪为了绘画这一副泼墨图,他可是将先天胎息都融入了进去。
    能耗费这么大的机缘,此画,菲凡。
    定了定神,梅静苏看着叶初雪,开口笑道。
    .............
    “叶小先生,还要等多久?”
    ............
    听着梅大公子的发话,叶初雪有些疲惫的端起书案上的一盏热茶。
    他润了润嗓子,看向梅静苏淡淡一笑,开口回应道。
    ............
    “梅兄看出来了?
    此画,已经是知闲如今能达到的最高水准,甚至是借用了一部分的造化机缘,误打误撞,才能入此画境。这股精气神散掉,再想画一幅,怕是没有缘分了。
    掌笔先生,还请静待一盏茶的功夫。
    此画,还缺了最后一步。”
    ...........
    回想着方才作画的酣畅淋漓,叶初雪也清楚,他画出这一幅画,已经耗费了他的先天胎息。
    这样的画作,可以堪称.......孤品..........
    叶初雪需要一盏茶的时间,那就再等一盏茶。
    此时此刻,一旁的许三爷都看呆了眼睛。
    他甚至怀疑,自己家的叶公子当真不是在故弄玄虚吗?
    ...........
    他就这样泼墨,泼了一画纸,就敢说是绝世孤品?
    不对,叶公子是奇人。
    奇人大家的心思,哪里是他们这些普通人猜测的了的。身边这位少年书生,可是秦府小公爷都要惧怕,梅大家尚要敬一声小先生的人物。
    天啊........老爷,你到底是从哪钓到的这么大一个金龟。
    ...........
    众人猜测的空余,一盏茶的时间倒也挺快。
    随着叶初雪,慢悠悠的润完一盏热茶。
    他转身,对着远方围观的士子捧手一鞠礼,开口唤道。
    ..........
    “诸位久等,在下不才,拙作还有最后一笔,才能完全现世。
    倘若诸位前辈不嫌弃,可以上前一观。”
    ..............
    说话的功夫,叶初雪微微一笑,对着梅大公子说道。
    ..............
    “梅兄,不知可擅酒力。
    此画,最后一笔,用茶气稍淡了一分胆魄豪气,当以烈酒,烧出一片无畏心。
    知闲斗胆,想请梅兄助我一程,让此画开屏。”
    ...........
    本欲取热茶,但叶初雪的手稍稍停了停。
    他将最后一笔,交给了梅大公子。
    当然,更大的原因,是叶初雪不擅酒力。
    听着剑斋小先生的话,梅静苏的心里也被钓起了一番好奇。他没有推脱,做作。丹青楼里不仅是热茶,也不缺好酒,有些人学太白先生,醉后狂笔的不少。
    但丹青楼的酒,只供应落笔丹青之客。
    想在客居时,饮酒.......
    嗯,还是醉后狂笔罢了。
    ...........
    “哈哈哈哈,小先生客气了,此乃梅某之幸。
    丹青楼里有最烈的武刀烈烧,劳烦掌笔取一坛子。今日梅某也想看看,小先生的笔下,画的究竟是何等画境玄妙。”
    ..........
    叶初雪不吝啬让人观摩,临近凑过来的士子就多了不少。
    梅大公子差人取了一坛子烈酒,他接过酒坛的瞬间,猛地拍碎坛封。身为大家,梅静苏看到此刻,已经明白叶初雪想要做什么了。
    他狂饮一坛子武刀烈烧,梅静苏也是修行者,一口气吸干一坛子烈酒的本事还是有的。
    烈酒入喉,随着漫天的酒花喷吐在悬挂的墨图上。
    ...........
    一瞬间,酒香弥漫着一股武风戾气。
    漆黑的画作上,一滴滴水迹滴落。
    湿润的画,开始流淌。
    那是.......落雨...........
    墨迹随着水花一滴滴淡去,画卷上,一滴滴落雨越来越密。
    所有人的心神,都沉浸在这副落雨之作上,甚至有人听到了雨滴密集的声音,紧接着是风声,磅礴之势。
    ............
    雨越来越大,宛若天瀑落人间。
    眼前,出现的是一片磅礴大雨的夜色。当画卷上,雨滴最密集的时候,所有人的身子骨猛地一颤。有胆怯者,背后的汗毛全部炸开,整个人瘫在了地上..........
    刚刚仅那么一瞬,磅礴大雨,被震散了。
    那是雨夜里,画卷上,或者说.........曾经存在过的一幕。
    那是........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