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59)

      早上十点,我去接你。聂锐泽说到。
    好,谢谢。路璨然微笑着。
    聂锐泽点点头。
    也没其他要说的,两人各自离开。
    看了眼时间,六点多,该吃晚饭了。不知道迟序下班没,应该把这件事告诉他才是。
    正想着,迟序就来了电话,问他在哪里。
    约摸三十分钟,迟序就过来了,路璨然熟练地钻进副驾驶。
    迟序递给他一杯温热的黑糖脏脏茶,问:见的是经纪公司的人?
    路璨然接过来吸了一大口,满足了,语气轻松:对啊,是GM,已经敲定合约了。
    GM的名气不知道的人也很少,迟序深谙路璨然心理,夸道:不错,以后我公司开不下去,可以让然然养了。
    嗯哼,看我心情。路璨然臭屁道。
    啊对了,我明天得去N岛,聂锐泽给我排的工作,上午十点就要走。路璨然忙说到,怕自己晚点就忘了。
    闻言,迟序默了下,这么突然?
    对啊,不过我会尽快回来的,不看着点你,都怕你过劳。最后那个字路璨然避讳,没有说出来。迟序只有在工作上,还有路璨然身上会细致,在照顾他自己上,就像爸爸带孩子活着就好。
    迟序弯唇:怎么舍得?
    想想你以前的状态,怎么让人放心?忙归忙,身体还是应该照顾好。说到这个,路璨然感觉自己学到了几分裴久安的精髓,能叨叨个不停。
    到现在才有心思想到裴久安他们,路璨然发现大家已经很久没联系了,几人的群里也是一片寂静。
    路璨然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做,就尊重他们的选择吧。
    好,遵命。迟序应道。
    又换迟序唠叨了,时而是N岛的天气,时而是必带的用品,再是一次又一次的强调,每天都要视频。
    谁也没觉得烦,还没分别就已经不舍得。
    到晚餐后迟序送路璨然回来,两人还牵着手在小区里散步许久。
    回到家刚换了鞋,就看谭令美走过来。
    迟序送你回来的?虽然是问句,语气却是肯定。
    对。路璨然承认道。
    怎么没请上来坐坐?谭令美问。
    路璨然压根没想到这个,就像高中生早恋一样,总不会亲密到家长面前。虽然吧,他和迟序的事在谭令美面前就是透明的。
    下次让他上来吧,总归是一家人。谭令美弯着唇,笑容里有几分戏谑。
    咳,不急不急。路璨然还是会不好意思的,特别是光明正大夜不归宿后。
    迟序他姑姑和我见过面了。谭令美说到,聊了下你们两个的事。
    啊,迟阿姨回国了?路璨然意外,又想起昨晚上交流会莫子昂的问话,莫子昂知道吗。
    对,一些旧事该了结了。谭令美没有说太多,只是这么概括了句。
    无论是当年迟家的事,还是迟文宜个人的事,牵涉都太多,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
    现在宁城的局势变了,被迫出走的人也终于有机会迎来一个公道。
    路璨然预感还有比路家破产震幅更大的事会发生,比如迟序父母的车祸是谁授意?又是谁牵头针对迟家?迟文宜又是为何被迫远走?
    妈妈是没想过你会和迟序在一起的,也有些担心那些事影响到你们感情,和文宜聊过后放心了很多。谭令美笑着说到。
    害,妈妈,我都成年了。话是这么说,路璨然知道谭令美以后还是会担心他,没什么理由,只因为他是她的孩子,就像他也会一直挂念着妈妈一样。
    迟序和迟阿姨对我都很好,迟序他会尊重我理解我,知道我的需求,也愿意为我费心思改变、学习。反而是有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去对他好。路璨然说的也是内心的想法,他会的不多,能帮到迟序的地方很少。
    这就说明你对他的喜欢越来越多了,对自己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其实他需要的不是你给他什么帮助,而是你和他在一起。谭令美语气柔和,很认真地说着。
    路璨然点点头,道理还是知道的。
    妈妈,我明天要去N岛工作了,也不知道要去多久。路璨然情绪是一点点低下来的。
    谭令美知道他的想法,很多小情侣刚谈恋爱都是这样,难舍难分。柔声劝慰:分开是时常有的,有别离才更珍惜。然然,你一直都很明白人要活出自己,有自己的领域。
    哎,妈妈你去拍戏会想池老师吗?路璨然叹了口气。
    你这孩子。谭令美无奈地笑了笑,我和你池老师都习惯了,珍惜在一起的时间就好。
    好了,快去收拾行李,明天该来不及了。谭令美终于受不了他的纠结,给他找点事情做,忙起来就好了。就像在剧组,拍戏的时间多,满脑子都是台词动作,哪还有心思去想那么多。
    好吧。路璨然被催进了房间,刚打开行李箱和衣柜,就听手机震动。
    是迟序发来的消息,路璨然点进去,嘴角越扬越高。
    没什么特别的内容,只是N岛那边近半个月的天气,电子地图,旅游景点和美食等,迟序特意为他做了份N岛攻略。
    看到最下面后,路璨然不满足了,给他发消息:迟序,我要听你声音。
    原本只是想听他发句语音,迟序直接打来了视频电话。
    迟序刚洗完澡,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样,睡衣上衣敞开,露出大片的胸膛。
    水珠顺着湿润发梢滑落,滑过俊逸的脸庞,一路往下,抚过肌肉线条流畅好看的小腹,没入不可说处。
    路璨然嗓子发涩,从未如现在这样羡慕一颗小水珠。可惜,在从N岛回来前是没机会付诸行动了。
    然然,先收拾东西。迟序说到,声音低沉有磁性。
    这个先字用得就很妙,像是等下他还能做什么一样。路璨然暗暗想着,面上不露声色。
    泳裤拿上,那边会用上。迟序一直看着他,时不时出声提醒。
    说到泳裤,路璨然想到那时候的经历,就问迟序:你那会儿怎么知道我尺码的?
    迟序用了很玄妙的两个字回应他:目测。
    哦,那你不去工地真是浪费人才了。反正路璨然是不信的。
    迟序愉悦地笑出声,半开玩笑道:这个技能只对你有效。
    啧,迟序你真的是,我要重新认识你了。路璨然摇了摇头,有迟序陪着,收拾行李也不是那么烦那么累了。
    终于把行李箱合上,路璨然站起身一个后倒,直接躺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你出差时收拾行李要这么久吗?做的时候不觉得,现在看时间才发现一个小时过去了,手机都承受不住有些烫。
    不用,都差不多。迟序说到。
    迟序的衣柜,确实都是差不多的颜色差不多的款式,随便拿也就是了,不需要挑来挑去。
    你厉害,以前怎么没发现我衣服这么多。路璨然感慨,其实他自己不怎么买,谭令美喜欢给他买。
    迟序笑:衣服多点好,选择面大。
    也是。其实都不知道再说什么了,路璨然就是不太想挂断,他也没想到自己谈个恋爱这么黏糊。
    你洗了吗?迟序问。
    没。路璨然道。
    去洗澡,然后早点睡觉。迟序声线放柔。
    路璨然挺身坐起,不情不愿:好吧。
    明天我去送你。迟序又说到。
    也就是说明天还能见到,认清这个事实,路璨然心情又好了起来。
    嗯嗯,我去洗澡了,挂了。说完路璨然就挂断了,都没等迟序应一声。
    另一边,迟序看着停滞的屏幕,哑然失笑。其实他也不舍得,也不放心,N岛在地球的另一半,赤道以南,千里万里。
    但这是路璨然的选择,是他追求的人生,是他施展的天地。迟序想,自己不能自私地束缚住他。
    一夜无梦到天明。
    路璨然听着闹钟起来,刚刚到餐桌和谭令美一起用早餐,门铃就响了。
    谁呀?路璨然疑惑,想着这么早不该是聂锐泽,而且手机上也没收到消息。
    门一拉开,路璨然怔住了,零点一秒后他就挂了上去。
    迟序稳稳地承受住他,眼神宠溺。
    你怎么现在来了?我还以为要机场见呢!路璨然眼眸弯弯,笑容大得不能再大了。
    迟序嘴角勾起,低声:就想看你现在的表情。
    喜欢啊?路璨然笑着问他,胸腔里被喜悦填满。
    嗯,很喜欢。迟序迎着他澄澈的目光。
    路璨然也看着迟序的眼睛,如黑宝石般璀璨,又没有那份冷硬。他低头正要来个早安吻,就听身后一声轻咳。
    是谭令美过来了,因为路璨然太久没回去。
    连忙从迟序身上下来,路璨然假做无事,语气淡定:妈妈,迟序过来了。红扑扑的脸蛋出卖了他。
    谭姨,早上好。迟序微笑着,他的神色比路璨然坦然得多。
    嗯,进来吧。谭令美浅笑着。
    吃了吗?一起吧。谭令美继续说到。
    三人一起围在餐桌前,言笑晏晏。就是当初在一个屋檐下十多年,他们三个也没有这么和谐的场面。
    路上注意安全。临出门时,谭令美细细叮嘱着。
    知道了妈妈,照顾好自己。路璨然牵着迟序的手,同谭令美告别。
    迟序则推着路璨然的行李箱,在一旁充当背景排,并在最后礼貌道别。
    路璨然给聂锐泽去了电话,让他直接去机场。
    机场大厅里,聂锐泽比他们早到一步。
    不知道为什么,聂锐泽似乎对迟序很感兴趣,问了他很多问题。
    到上飞机时,聂锐泽坐在路璨然旁边,又问他:你们是情侣?
    这么明显的事还需要问吗?路璨然想,刚才他和迟序抱一起那么久,瞎子也看出来了吧。
    不过聂锐泽是他的经纪人,是他以后饭碗的保障,他还是认真回答:对,我和他在一起。
    你们感情很好?聂锐泽又问。
    是。路璨然回答。
    聂锐泽沉默了会儿,忽然来了句:拍摄期间有专门的安保人员负责你的安全,不想见的人他们可以帮你挡住。
    好的,知道了。可能是怕他不适应N岛的环境吧,路璨然这么想着。
    经过长达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后,飞机终于在N岛首都国际机场落地。
    聂锐泽直接带他到了预定好的酒店。
    当天是没有工作安排的,路璨然可以自由活动。
    按着迟序给他整理的攻略,他去了离酒店约五百米远的水上餐厅。虽然是早晨很早的时间,餐厅里人也不少了。
    在这里用餐,可以享受边享用美食,边欣赏日出的体验。
    餐厅的外墙全是透明玻璃设计,方便顾客观赏。
    海岸线上,金光渐渐浮上扩散,一轮圆日冒出微微的一点幅度,缓慢露出它的全貌。
    路璨然用手机录像记录下来,准备回头发给妈妈和迟序看下。
    刚保存完转回头,就看桌位边站了个人。
    傅明哲,你怎么在这里?路璨然惊讶道。
    傅明哲指了下相隔不远的一个桌位,解释:陪客户。
    真巧哎,不过你这么早就得谈生意吗?现在才早晨六点多,就是很多社畜也还在梦乡,傅明哲当老板的也要这么辛苦吗。
    傅明哲笑:要得到就得舍得付出,这不算什么。
    你一个人过来的?傅明哲问。
    和我经纪人,我也是来工作的。路璨然解释。
    傅明哲还有事,只是寒暄几句就走开了,约了下次一起喝咖啡。
    早餐后,路璨然到沙滩上散步。
    N岛是温带海洋性气候,一年四季的温度都很舒服,路璨然只穿了件薄衬衫也没有觉得冷。
    咸咸的海风裹挟着湿润的气息拂面而来,整个人都很舒适。不时地有海鸟飞过,发出几声声响。
    海滩上人很少,只零星几个拿着相机拍照,像是游客。
    路璨然走了十多分钟准备回酒店躺着,时差还是让人感到疲惫。
    刚到门口,就看一辆银色的车停下。路璨然绕过迈上台阶,正往里面走就被叫住。路璨然!是霍成宣的声音。
    路璨然回头,还真是霍成宣。
    霍成宣三两步就到了他很前,咧着牙笑。
    就预感今天得有点什么事,没想到碰上你了。霍成宣说到。
    去兜一圈不?霍成宣问。
    略犹豫了下,路璨然还是同意了。
    我来这里有段时间了,被压着演出拍广告,一堆事,无聊死了。一上车霍成宣就开始吐槽。
    冯姐人挺好的,你别那么大逆反心理。路璨然劝道。
    这是逆反吗?你是不知道我行程有多满,想回国找你们玩玩都不成。霍成宣说到,这恰好就解释了他消失这样久的原因,他不是逃开。
    哈哈哈,这边也不错呀,风景好气候好,当度假也不错。路璨然弯着唇。
    得了吧,你待上半个月也就腻了,节奏太慢。霍成宣皱眉。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来这边了?路璨然觉得也太巧了,先是傅明哲,现在又是霍成宣,扎堆了。
    你自己发的朋友圈你忘了?霍成宣提醒。
    是有这么回事。路璨然点点头。
    这两天在这边取景,刚要办入住来着,也是缘分。霍成宣继续解释。
    我之前还遇到傅明哲了。路璨然说到,认真打量霍成宣的反应。
    霍成宣眼中闪过惊讶,随后神色自然:我给他打个电话,一起聚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