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61)

      被放下来时,路璨然脸都憋红了。
    舱门被他们几个守住,再想逃开是不可能了。路璨然放弃无畏的挣扎,在座位上坐好,不理他们。真是,万万没想到他们四个会做出这样的事。
    面前出现一杯橙汁,是裴久安递来的。路璨然把身子往反方向侧了侧,不理会他。
    被冷落裴久安也没不快,温声道:然然,我们只是邀请你一起度假,时间到了就会送你回去。
    傅明哲也走近,似笑非笑,细看眼底含了点难以被察觉的情愫:别气了,我们要去的地方你肯定会喜欢。
    对,傅哥的私人岛,特别有意思。为了来这趟,被我们教练训得不行。凌旭晨也说到,看他眼下的乌青,也知道他训练的强度。
    路璨然静默了几秒,被强行带过来任谁也开心不起来,可生气也气不太久。他们四个谁也不是闲得没事干,目的为何心知肚明。只恨自己经验太浅,处理不好感情的事,以为明确拒绝就可以了。
    想一起度假我们可以约好,我不赞同你们现在的做法。路璨然看向他们四个,表情严肃,度假为的是开心放松,现在的情况显然不适合,你们是在浪费时间。
    不管你们还想做什么,都停止吧。感情不是生活的全部,你们应该把更多的心思放在自己身上,不要再为我浪费精力。不是路璨然妄自菲薄,他实在是没觉得他值得他们四个执着追求,及时止损才是理智成年人的做法。
    闻言,裴久安苦笑,理智只能说明不够喜欢。遇到心跳不止的事物时,你的行动快于思想。不只是他这样想,傅明哲他们也一样。怎样做对自己是好的,谁都清楚,但不是清楚就可以。
    我们不会做什么,只是一场旅行而已,结束后你自由选择。傅明哲沉声说到,慢步走向路璨然后排的座位,目光看向窗外。
    你说的我都知道,只是想再给自己一个机会,知道那个假如的答案。然然,选择权在你,我从没想过强行改变你的想法。让你不悦我很抱歉。裴久安声音温和,言辞真诚。说完也走开,给路璨然留下独自思考的时间。
    霍成宣看他们都走了,觑了眼路璨然的神色,也摸摸鼻子走开了。他向来也不太会说话,把路璨然心情整更糟糕的就不好了。
    凌旭晨站在原地犹豫了下,从口袋里掏出几块糖,放到路璨然面前的桌子上,也默默走开了。
    此时,宁城某座大厦里,迟序正俯首案前,却不是在处理工作,而是一直盯着手机屏幕,像是在等待某个重要的消息。
    迟总,您要的资料。助理敲门进来,在办公桌前站定,语气板正。
    等了会儿,没有得到回应,他又重新说了一遍,音量比上回高了些。
    迟序这才注意到他,把手机放到一边,神情淡淡:给我吧。
    助理把资料交到他手上就离开了。
    迟序翻看了几页,文字飘在眼前怎么也进不了脑中。在工作时分神,对他来说是很罕见的事。
    强行看完后,迟序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用手机拨出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一秒、两秒直到自动断线也没有被应答。
    准备重新再打一次时,助理过来告知他,约好的客户到了。迟序没办法,又去了会议室。
    商务洽谈完,已经是午餐的时间了,迟序再次查看手机未读消息和未接电话,没有一则是来自他想看到的那个人的。
    想起昨天看到的照片,迟序又点进朋友圈,果不其然又有新动态了。这次只是一个侧脸,其他都是风景照。景物和之前的照片里有差异,显然他们换地点了。
    迟序给傅明哲打电话,这回倒是接通了。
    我们在岛上。傅明哲说到,五个人,就缺你了。
    嗯,方便让然然接电话吗?迟序问。
    话筒那端闹哄哄的,迟序听傅明哲叫了几声路璨然的名字。
    他现在没空,你晚点打给他。过了会儿,傅明哲说到。
    好,玩得开心。迟序挂断电话,虽然没有证据,直觉上不太对。
    傅明哲他们几个要去旅游,之前一点风声也没听到,在路璨然去N岛前一天,傅明哲还找他谈项目,看样子没休假的计划。路璨然更是没提到这回事。
    他和路璨然每天都有联系,突然断联也透着蹊跷。
    趁着午休时间,迟序去附近商城新购了一台手机,买了张新的电话卡。
    飞了约半个小时,他们在一处岛屿落地。岛屿的具体位置不清楚,但感觉气候和N岛差不多,就是地表植被不太一样。
    岛屿已经被开发过,他们落脚的地点是一座欧式城堡建筑,比较特别的是墙体用的玻璃材质,从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可以全方位看到周围景色,像露天而居。
    岛上游乐项目很齐全且很干净,应该是有人定期过来打理。
    路璨然没什么欣赏景色的心情,被带到为他准备的房间后就没出去了。已经十多个小时没和迟序联系,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傅明哲他们四个人则聚在另外的房间里,表情认真得像是再开重要的商务会议。
    老傅,你可以啊。霍成宣打趣道,对着迟序撒谎都这么镇定,不愧是老狐狸,换他就露馅了。
    傅明哲扯唇,语气淡淡的:他已经怀疑了,和然然联系上也就都知道了。
    没关系,本来也不是暗着来,只是要点时间差。裴久安神色冷静,和他在路璨然面前的模样大相径庭。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接下来要怎么做,然然还生我们气。凌旭晨不安。
    他心软。傅明哲说到。
    但是主意坚定,短时间内改变心意不可能。裴久安开口。
    只要让他们内部分裂不就好了,简单得很。霍成宣一本正经道,情侣吵架那些事,电视里见得多了,咱用上几招就好。
    霍成宣,你以为序哥和然然是你啊,认真动动脑子。这回早说了做得隐蔽点先瞒过然然,结果呢,差点出师未捷身先死。凌旭晨露出不赞同的神色。
    是我的问题吗?啊?你问问裴久安昨天都给然然说啥了,就差明说了。霍成宣不满道。
    总归会被知道,又有什么差别。裴久安平静道,并没有觉得自己的做法不妥当。
    行了都冷静下,知道你们不靠谱,但把事情完成了再闹分裂。迟序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这里,重要的是保证我们的计划不出问题。傅明哲沉声道,按分配好的时间走。
    几人商议了会儿,各自散开。
    都没吃早餐,路璨然这会儿已经饿得不行,但还是拗着股劲不想向他们妥协,纵容他们不恰当的行为。
    也不知道在这里要待多久,迟序那个工作狂魔会不会忘了还有他这个男朋友。
    越想越抑郁,路璨然趴在床上,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枕边的手机震动着,震动着,最后又归于平静。
    路璨然是被一阵食物的香味诱惑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只看到个模糊的身影,嘟囔了句:迟序,喂我
    进来的那人正把餐盘放到床头的小桌子上,闻言动作一顿,久久没有转身去看床上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然然被合伙拐跑惹感谢在2021061419:30:47~2021061623:56: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妍宝3个;笙渊瑾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85章
    久久没能等来回应,没有轻柔地拨弄额前碎发,也没有柔软的唇瓣吻上额头,视线渐渐清晰,路璨然收起依恋亲昵的姿态,自发起身靠着床头坐起,整个人显得有些冷然。
    裴久安听到动静回头看,尽管路璨然前后的态度变化尽收眼底,心脏的疼痛密密麻麻扩散,他仍是面容温润,语气如往常:吃点东西吧,别饿坏了身体。
    桌上都是路璨然爱吃的,香辣虾、红烧鸡翅、糖醋小排分量不大,每一份看起来都让人很有食欲。
    路璨然移开视线,忍住咽口水的冲动,第一次对裴久安这样冷漠:拿走,出去。
    偏偏这时候路璨然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声音还挺响亮。虽然尴尬,路璨然还是稳住了,假装无事发生,拒绝的冷淡姿态摆足。
    需要我喂你吗?裴久安也当做没听到,拿了个干净的小碗,每样菜夹了点,坐到床边作势要投喂。
    路璨然没理会他,自顾自往旁边挪了些,与他保持距离。
    裴久安保持了那个姿势几秒,无奈放下碗筷再度开口:然然,你生我的气没关系,不要伤害自己。
    你现在伤害了我,也伤害了你自己。路璨然冷漠脸,语气也冷冰冰的。言语可能过分了,但任由事态发展下去,对大家都不是好事。
    裴久安垂眸,沉默了片刻,喉间苦涩涌上。又哪里会想到有这样一天,修养理智全抛开,心中关着的野兽在嘶吼。
    然然,你知道我从来都不愿意强迫你。我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喜欢你很喜欢。一见到你目光就不自主追逐,闲下来会想你在做什么,会不会也有想到我。裴久安声音里透着股涩意。
    或许是我的表达不够迟序的热烈,但,但是你确实占有了我所有的热情,让我想占有你、保护你,哪怕违背自己一贯的行事准则。
    即使没有特意去看裴久安,路璨然还是感受到缓缓升腾的炽热,微小的火苗从心底生出终究失去了控制。印象里的裴久安,温润如玉、斯文有礼、举止有度,即使是示爱也透出绅士风度。
    久安,你不该这样。执着下去很难收场,我们可能连朋友都做不了了。路璨然认真说到,放我离开吧,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你现在需要的是时间,让自己放下。因为刚刚睡醒,又没有吃东西,路璨然的声音有些沙哑无力。
    裴久安没答应他,只是说:把饭吃了吧,我们安排了些活动,你随时可以加入。说完,最后看了看路璨然,他起身离开了房间。
    房门外,裴久安静静立了会儿,挪步走开。
    楼梯口上来探查情况的霍成宣一看他的脸色,就猜到进展不顺利,拍拍他的肩膀,和他一同朝下走。
    夕阳西斜,落日余晖撒在宁静的小岛上,时光仿佛慢了下来。
    露天泳池边,傅明哲和凌旭晨只穿着泳裤,赤果着上半身躺在躺椅上。见他们两个走过来,傅明哲摘下墨镜坐起,凌旭晨动作比他快,已经站了起来。
    怎么样,吃了吗?凌旭晨问。
    裴久安摇头。
    那怎么办,不吃饭怎么能行?他现在也不愿意和我们沟通。凌旭晨苦恼。
    人是弄过来了,也拿他没辙,饭都不吃还能继续什么。总得想想办法,不然这趟就是白费心思了。霍成宣说到,眉头皱得紧紧的。
    走吧,连让他吃饭都做不到,又怎么让他答应其他。傅明哲沉声说到,说完走在最前面。
    裴久安走后,路璨然重新躺下,拿着手机看有没有迟序的消息,看到通话记录有两条未接,是一个陌生号码,来自宁城,就提起了注意力。
    迟序不会是手机丢了吧,才不回消息不接电话。越想越有这个可能,路璨然立马回拨过去,忐忑地等待接起。已经一天多没联系了,不知道迟序有没有担心。
    好在没有等太久,那边就接了起来,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并不是迟序。路璨然失望地挂断电话,不由有点生起气来,迟序都不担心他的吗,就算不担心也不能忙起来没完没了啊,回去一定要说他。
    正郁闷的时候房门又被推开了,路璨然转了下身子背对房门。
    傅明哲他们四个陆续进来,脚步声靠近。
    傅明哲看了眼桌上没动的饭菜,眸色深了些。不疾不徐走到床边,声音平静沉稳:四天,不论结果是什么,四天后都让你走。
    路璨然缓缓睁开眼,还是没回头看他。
    这里只有我们四个知道具体位置,四天或是更长时间由你选择。傅明哲继续说道,表情语气仿佛在进行商业谈判,只是绷紧的下颚线透出点多余的情绪。
    路璨然一个都不想选,不管他们是抱着怎样的目的。
    然然,这次和以往任何一次出游都没什么不一样,我们安排了很多你会喜欢的项目。傅明哲还是没放弃劝说,只是在商场上无往不利的他,在面对当前状况时也没有太有效的办法,我知道你想见迟序,但在他找来之前,你得保证自己的健康。
    然然,你很清楚我的职业,只让你活下去我还是能做到。裴久安也说到,我不想那么做。
    确实,只要他们不想,路璨然走不出这座岛,也不会因为绝食死掉。
    可是路璨然觉得他们不该是这样,从昨天到现在像是一场不太美好的梦。背着身,路璨然不去看他们的神色,拒绝无效沟通。
    那个,三天也行,把我除开也可以。凌旭晨清了清嗓子,弱弱道。他知道,自己后知后觉,清醒时赛道已经封闭,为什么来这一趟,他也说不太清楚原因,遗憾?不甘?都有那么点吧。
    路璨然听出点端倪,四天是一人一天的话,他们要用那一天做什么?把时间分配开,该不会是恋爱体验吧,总感觉有些荒谬离谱。
    气氛僵持了一会儿,路璨然始终是抗拒的姿态,动也不动一下像是睡了过去。
    霍成宣有些心焦,路璨然不容易生气,生气了也很好哄,可这次好像玩得太大了。
    路璨然,你突然一下的就宣布脱单了,我心态一崩再崩,不做点什么我是肯定过不去的。明明我先认识你,和你相处的时间更多,我也去P城了,可你前脚把我拒了,后脚就和迟序在一起。我就想,我输在了哪里。霍成宣一口气说完,在这么多人面前揭开自己的伤口,把自己的尊严踩在脚下。
    你选择和迟序在一起我不开心,想到你们在一起做什么我不开心,从前想到你心情会变好,现在要努力控制不去想你,用工作、锻炼、旅游,用所有其他的把自己的时间填满。真特么矫情,反正就一句话我放不下、不甘心。霍成宣接着往下说,语气暴躁又颓废。他也没去看路璨然,只看着地面自顾自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