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65)

      裴久安笑意深了些,看着他们两个,语气轻松随口回应:是啊,差点错过。刚说完,就被霍成宣拽入了坐席。
    众人的心这才落下去,苏漾重新带头起哄:亲一个!亲一个!气氛又热闹起来,像是没发生过意外。
    路璨然也不扭捏,直接抬手勾着迟序的脖颈,将他拉向自己,主动吻了上去。迟序没料到,也十分乐意配合,希望他的小娇夫晚上也这么主动才好。
    酒宴过后,宾客散去。后花园里,迟序拎了几瓶酒,另一手紧紧拉着路璨然。
    再喝点?迟序问裴久安他们几个。
    霍成宣接过来,熟练地用工具起开酒塞,琥珀色的酒液流入玻璃杯中,日光下好看得紧。
    迟序和路璨然也坐了下来,刚刚好六个人围成一圈。
    裴久安没说完,直接干了一杯。他刚才就喝了不少,现在有点上脸,不过神智还算清醒,喝不醉也是挺痛苦的事。
    重新倒上酒,裴久安举杯,望着迟序和路璨然道:作为朋友,真的祝福你们。迟序,我知道你会对他好,别的也不说了,还是祝福。
    迟序拿起杯子和他碰了下,认真道:谢谢。而后一饮而尽。
    路璨然也象征性地抿了口,他酒量浅,也不好新婚之夜让迟序和个酒鬼过。
    夕阳落下,月上中天,迟序看着桌上趴着的一圈,一一安排人送回去,最后无奈又头疼地抱起自家的小酒鬼去到为新婚布置好的房间。
    呜,轻点,轻点啊迟序。路璨然哭噎着,有气无力。
    浴缸边缘太滑,路璨然根本就攀不住,只好去抱迟序,可抱得越紧摇晃得就越厉害,如飘荡在大洋的一叶扁舟,随时要被惊涛骇浪打翻。
    呜,要摔了要摔了。光照极好的房间里,铺着深灰色床单的大床上,路璨然眼角泛红地哭喊着,被子被他蹬踹得乱成一团。
    迟序不过是去取个午餐回来,看着这凌乱的场景哭笑不得,他在的话那床被子的情状就是他的下场吧。
    把托盘放到靠窗的桌子上,迟序轻而快地走到床边,半蹲着身子,指腹轻柔地按上路璨然眼角揩掉那点湿润,柔声哄道:不会的啊,有我给你垫着,不摔到你。
    听到迟序的声音,非但没有好转,路璨然竟然直接哭了起来,哭得凄凄惨惨像是被欺负狠了。迟序没法,只好把他唤醒。
    睁开眼睛看到迟序放大的脸,路璨然还有些犯懵,缓了好几分钟才想起来他在前往南极的游轮上。身下轻微的摇晃感在他梦中放大,他想到了些不太健康的东西。
    迟序关怀的目光让路璨然心虚,在他开口问之前就主动说到:我饿了。
    迟序奇异地领会了他的想法,玩笑道:然然,腰不疼了吗?
    不说还没事,他这么一说,不只是腰,路璨然浑身都疼。是出来蜜月旅行的,他像是和床结成了亲密伴侣,哦不只是床,迟序带他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让他纯洁的心灵受到了冲击。
    路璨然胡思乱想着,回过神来就对上迟序揶揄的目光,顿时恼羞成怒踹了他一脚,凶巴巴道:看什么看,抱我去洗漱!说着已经伸出了双臂。
    迟序忍住笑,配合地抱着他往盥洗室去,里面不时传出路璨然凶巴巴的声音,而后转为深重黏腻的喘息声。
    窗外是冰蓝一片的冰川海洋,室内是旖旎不散的春光。
    路璨然后悔极了,他就不该为了新奇体验选择乘坐游轮,要是飞过去他不信冰天雪地里迟序还扛得住!
    经过将近两天的航行,他们终于登上了南极半岛,一片冰雪覆盖的净土。
    这里正处于夏季,最低温度不过是零下5℃,并不如想象中冷。
    极致纯粹的冰雪世界足以震撼每一个初到这里的人,像是地球之外的天地。大自然施就的魔法,使得每一座冰山,每一片浮冰都呈现最艺术、最惊艳的姿态,来到此处就像进入了一个巨大、广阔的蓝冰博物馆。
    路璨然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远比照片看到的更震撼心灵。成群的憨态可掬的企鹅、洋面浮出的巨大鲸尾、姿态各异的冰川、一望无际的冰雪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不会相信世界上有这样一个地方。它与任何一处都不相同,难以复制,难以描述,难以想象。
    眼见着路璨然像个初生的小羊羔,被这个世界的美好吸引走全部注意,连带着把丈夫也忘在一边,迟序好气又好笑,上前替他把衣领往上扯了些,确保不会窜风进去,这才退到一边自觉替他拍照。
    路璨然完全没觉得不对,一个人玩得兴致勃勃不说,还先和别人合照了。
    迟序也是没脾气了,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保证随叫随到。
    啊迟序,迟序,快看!路璨然压着声音,语气透出难掩的激动。有三只小企鹅主动靠近了他,好奇地望着他。没人能拒绝软乎乎的小企鹅啊,何况是三只!
    路璨然半蹲着,捏着小拳头克制想摸的冲动,澄澈的眼眸弯起,盛满了欢欣的笑意。
    迟序看过去,不自觉地跟着笑了。缓步过去在他身旁蹲下,在他微凉的脸颊上轻啄了下,音色柔和:以为你忘记我了。没有丁点责怪的意思,倒像是说的情话。
    路璨然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忽略,稍稍反思了下,轻吻上迟序唇畔,哄道:没有啦,我知道你一直在我旁边,你最好了。
    迟序轻笑出声:有奖励吗,然然?温热的气息打在脸上,撩起一片薄红。
    路璨然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挪动步子离他远了一点,一本正经教训:迟序,你看看它们纯洁懵懂的大眼睛,说这话你不脸红吗?
    迟序也一本正经指出他的错误:不大。
    路璨然看了看三只可爱的小家伙,确实都没有卡姿兰大眼睛,但就是怪可爱的。
    好啦好啦,奖励合照一张。路璨然掏出手机飞快地拍了一张,也不管拍得怎样就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别以为他不知道,刚刚他和别人合照时,迟序可想过来了。
    哪有这样敷衍老公的?迟序失笑,拉住路璨然不让他走开,自己用相机又拍了几张。
    查看成像的功夫,路璨然就又跑开了,大概是这些天对他压榨狠了吧,好容易有机会出来玩就撒开了腿。
    看着路璨然欢快的身影,迟序追上去,胸腔里填满了一种名为幸福的东西。
    路璨然回头对着他笑,比世间最美的风景更入人心。
    作者有话要说:  真的一滴也没有惹,到这里就结束啦,祝福然然和序崽,下本再会~感谢在2021070703:28:16~2021071100:33: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孤寒隐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