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145)

      白渺握紧了匕首,一点点逼近了眼前的重瓣白莲。
    若是看得仔细,必能发现他握着刀柄的手在轻轻的颤抖,那是一种即将知道结局的恐惧与战栗。
    白渺,你可以的
    他暗自为自己打起。
    锋利的刀刃越来越近,终于贴在了一片花瓣之上。
    那花瓣灵敏的很,被刀刃碰触的瞬间便颤颤巍巍,而白渺盘腿坐下的身子也勐然一颤,险些握不住手里的匕首。
    在来堰州城之前,白渺心中就有了一个模煳的想法他二次妖体进化后本体的花瓣,或许可以驱除这病痛的侵扰。
    一开始白渺没有做下决定,他想着大家一起努力,说不定就能研究出有用的药方。可是一个多月已经过去了,堰州城内死亡的人数确实有所下降,可是忍受疫病折磨的人却依然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而千辛万苦做出来的药方,其功效只能算是微末,并非白渺一开始所祈愿的情景。
    在这样的情景下,他动摇了或许一开始那个模煳的想法是正确的。
    一座城池中有数万人之多,而白渺自己本体上的花瓣也有成百片,若是损失一片花瓣能换来这么多人的性命,这买卖也算是值得的吧?
    白渺不知道,他并非生意人,他也不知道自己救了人后能得到什么回报,他只是单纯的不愿这座城被毁掉。
    失去花瓣,无非就是忍受疼痛、虚弱几日;可若是继续坐以待毙,堰州城内死亡的人却会越来越多。
    白渺咬咬牙,拿着匕首的手狠狠一挥。
    唔
    当啷。
    匕首落在了地上,在它锋利的刀刃上闪过了一抹银光。
    那重瓣白莲瞬间消失于白渺的身前,而他则是颤抖地俯爬在地上,一时间冷汗直流,身上一层薄薄的春衫也被身上的冷汗浸透。
    唔、好疼
    失去花瓣之疼,犹如斩断自身血肉。
    陛下当年割肉,想必也是受了此番疼痛吧
    白渺蜷缩在原地,在花瓣断裂的瞬间,他全身都在发疼,太阳穴一涨一涨的,连眼前都是昏沉一片。
    在一片模煳中,他抖着手将落在不远处的花瓣缓缓握在了手里,随后脑袋一松,整个人便趴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白渺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山洞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几分。
    他扶着石壁站了起来,脸色难看,双腿打颤。
    白渺收了洞口的屏障,他握紧了手中的花瓣,抬眼看了看四周,最终将视线定在了一个位置那里是堰州城中一切水源的源头。
    洞口银光一闪,很快白渺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水源一侧,只是这一次他落地后身子虚弱到难以站立,只能在光芒褪去后跌落在地。
    唿、唿
    银发青年喘着粗气,脸色苍白如纸,脆弱地仿佛一击就碎。
    那水源是一处泉,清澈的水一股一股地冒了出来,顺着小溪一路流淌,便是城中水井中的水也来自此泉。
    白渺趴着一点点靠近水源,伸手将花瓣握紧悬于泉水之上。
    又是一道微光,他手中的花瓣化作了细碎的粉末,缓缓落在了潺潺水中。
    做完了个动作后,白渺力气一失,只能侧趴在地上,原本灰色的长衫上更是沾染了泥土的痕迹。
    微风吹过,他艰难地缓了口气,像是放下了什么重担。
    作者闲话:  一更
    晚点儿还有一章
    喜欢记得收藏推荐评论(*^▽^*)
    第248章 虚弱
    春日阳光正好,堰州城内还是一片低迷的气氛。
    从皇城中传来的药方只能作用于轻症状的病患,但也仅仅是能够退热,至于旁的眼下还没有看出什么。
    陈碧清将今日准备发放的第一批药材煮好,挨个叫身侧的侍卫们分发给排队的众人。
    这已经是瘟疫大规模爆发后的一个半月了,但似乎对于这件事人们还不曾找到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法。
    陈大夫,水用完了。陈苗一路小跑,他带着厚实的口罩,冲着陈碧清道:我先去重新打点儿水,这的药还不着急吧?
    还好,第一批刚熬好。陈碧清摇头,你再叫几个人去吧。
    好,我马上来。
    话落,陈苗便招唿上几个身强力壮的侍卫一同提着水桶去往城中的水井了。
    陈碧清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她看了看面色恹恹的百姓们,又看了看州府的方向。
    从那日在城门上同国师大人一见后,待再次见面已经是那天的傍晚。陈碧清清楚地记着,明明白日里还一切安好的国师,当晚上再见的时候,对方却脸色苍白、行路踉跄,若不是陈碧清正好路过帮扶了一把,恐怕虚弱的国师大人可能会跌倒在路边。
    那时陈碧清还问道:大人您怎么了?可是身体不适?
    而对方的回答只是无妨。
    最终,陈碧清也只能是搀扶着孱弱的国师回房休息,对于那一夜的事情却是讳莫如深。
    第二日,国师大人便不再经常出现,只是每每通过那侍卫歧仲来专递指令。
    对于国师那日的经历,陈碧清心中疑惑,但也不敢询问,只是安静地做着自己的分内之事。而今距离那日又过去了几天,但国师大人还不曾出现,虽然每天的指令都不会迟到,可陈碧清心中却不胜担忧。
    水来了!水来了!
    陈苗和几个侍卫提水重新装满了水缸,而陈碧清也从之前的隐忧中抽离了思绪。
    眼下她担心什么都是徒劳,倒不如先做好手上的事情。
    继续舀水煎药,但在那水勺被陈碧清抬起的一瞬间,她顿了顿手臂。
    陈大夫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对?陈苗见陈碧清动作停顿,不由得小心询问。这段日子的瘟疫实在是叫他怕了,每天来来回回都小心翼翼,生怕出了什么乱子。
    没事,就是走神了。陈碧清摇头,示意陈苗先忙自己的事情去。
    那就好。陈苗点头,跨几步便跟着另一队的人去空地用火焚烧一些沾染过病人的东西。
    见陈苗走远后,陈碧清望着手中清澈的水,她刚才之所以停顿,是忽然在水勺中看到了一抹纯白,但那一眼却转瞬即逝,快得叫她以为一切都是幻觉。
    可真的是幻觉吗?难道是她没有休息好所以眼花了?
    陈碧清有点儿茫然,她情不自禁抬手将水勺凑到鼻间轻轻嗅动。
    之前就说过陈碧清有成为医者的天赋,那不仅仅是因为她对药材有种天然的敏锐,更重要的是她有一只狗鼻子。此话并非贬义,而是真正的夸赞。在陈碧清儿时随父亲上山采药,那时的她还不能全部认清繁多的草药,便是用灵敏的鼻子来分辨那些长相相似的药材;而这样敏锐感则是被她一直保持到了现在,如今手中拿着水勺,想起了刚才一闪而过、疑似幻觉的东西,陈碧清却不由自主的嗅了嗅水勺。
    堰州城内的水源,陈碧清本该是最熟悉的,毕竟她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从小到大离不开水。即使水不过是无色无味的寡淡模样,但陈碧清却断然不会将其与其他东西混淆。
    可当她动了动鼻尖后,垂下的眼眸里却忍不住升起了奇异的神色。
    无他,在那一勺清澈的水中,有极其细微的淡香,就像是浸了水的莲花一般,清雅淡泊,其味零星微末,稍不注意便会忽略。要不是陈碧清的鼻子灵敏,她可能根本无法嗅到这样的不同。
    曾经几十年喝过的水,可从来没有这样的淡香,那么今日的水又为什么会如此呢?
    她微微蹙眉,倒是不曾直接熬药,而是拿出了一小小的药匙,舀出了几滴水放在自己的掌心。
    清凉,清透,这是她唯一的感觉。
    陈碧清鼻子中所闻的淡香,不过是一瞬间,便叫她觉得精神气充足了些。
    她抬眼看了看另一侧等候着拿药的百姓,终是咬咬牙,转身将药匙中剩下的水倒在了嘴里。
    这水同它本身的淡香一般,在入口的一瞬间便隐约有点儿清凉,这样的感觉依旧是一闪而过,快得叫人以为是幻觉。待水珠从舌尖流入喉咙,再穿过食道后,陈碧清脸色微变清水入喉的那一刻,她感觉到水珠所经过之地仿佛是被洗涤了一般,随后腹中升起了一阵浅浅的暖意,紧接着就精神一振。
    陈大夫,药熬好了吗?一边的侍卫催促问道。
    陈碧清收敛了脸上的惊讶,她面色不该的将水放入熬药的锅中,轻声道:马上了。
    赤红的火焰在炉子中翻滚,深褐色的药汁也一点一点得从草药中析出,将清澈的水染成了浑浊的颜色。
    随着药水上气泡的冒出,药香也逐渐四溢,比起之前的苦涩,这一次却带了一味甘。
    陈碧清将这些变化收入心中,面上不动神色,挨个将药水舀了出来。
    从日出到日落,陈碧清在这里忙活了一天,当她终于煮完了最后一波药后,这才扶着腰坐在了矮凳之上。
    此刻已经是夕阳西下,堰州城内的街面上也清冷的厉害,在一个多月前还是人头攒动的景象,可现在呢?能在街面上看到的人,不是出门求药、就是来回寻守的侍卫,家家户户都大门紧闭,哪里还有之前热火朝天的模样。
    其实在最开始的那几日还发生过一次规模不大的动乱,城中虽然多数人都感染了疫病,但还有以少部分的人依旧康健,在他们这一群人中,有七成是家中的亲友被鼠疫拖累,这才心甘情愿的留在堰州城内照顾他们,即使可能有生命威胁,但终究有着割舍不下的亲缘;且还有其中的三成人,他们虽是堰州人,但却并无旁亲,或是亲缘单薄,身边没有患病的人,因此他们只想尽快离开堰州。
    可州府为了防止疫病的传播并不会叫他们通行,因而这三成的人便自发组成了一个规模不大的群体,不断对抗官府、只想出逃堰州。
    身为堰州的州长,李仲一贯待民如子,他自是不忍心用强硬的手段逼迫众人,但这些人却也不愿意轻易就范。
    在这种时刻,国师大人出现了。
    陈碧清还记得,在众人围住州府声讨的时候,一道银光如同一尾鱼一般缓缓游过了躁动的人群,清香淡淡,原本众人焦躁的心却立刻平静了下来。一场有可能引发暴动的事件似乎就这样平息,在国师来到后,众人进入了一种平和的状态,而国师大人也劝慰了那三成的人,并向他们保证只要遵守国师下令的规矩,那么就一定不会被疫病感染。
    虽然很多人心中还是不忿,但也停下了想要离开的脚步,重新回到自己的家中,甚至在这段时间的发展下,他们也自发地开始帮着官府中人巡视、采药。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陈碧清摸了摸自己垂在身后的长发。她就觉得那水有种熟悉的淡香,而此刻她倒是想起来了:这水与那日国师大人释放的银光有着很相似的淡香。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吗
    她猜测道,却又联想到了那日国师大人虚弱的模样。
    国师的特殊性是举国皆知的,他被胤神承认,且本身还有仙法,那银色的光芒和脱手而出的火焰便能说明一切。
    陈碧清蹙眉,她逐渐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
    日暮低垂,国师暂住的屋里却是一片昏暗,一支蜡烛都不曾点燃。
    此刻歧仲正守在门口。
    那日白渺孤身一人去郊外的时候,他专门吩咐了不得歧仲跟随,还特意下派了任务,叫跟在自己身后的魇龙卫都有各自的事情去做,这才有了独身一人活动的时间。
    于是当晚上他回来后,歧仲等魇龙卫这才发现国师竟然突然如此虚弱。
    面对歧仲的担忧,白渺只是苍白浅笑道:歧仲,你要知道,有得必有失。
    随后,白渺这几日都闭门不出,而守在门口的歧仲则是一直思考着那一句话。
    此刻,昏暗的屋内一片寂静,银发的青年侧躺在榻上,脸色苍白得厉害,连唇上也没有一丝血色。失去一片花瓣的后坐力比他想象的更大,那不单单是身体上的疼痛,更是一种精神上的倦怠与萎靡。
    侧躺在被褥里,白渺不论身心都被难言的感觉笼罩,之前失去花瓣的疼痛已然消失殆尽,可身体却没有那么容易恢复。
    他轻轻喘了口气,只愿自己失去的那一片花瓣能起到他想要的作用。
    天色彻底变暗,白渺拥着被子,眼睛半阖他想陛下了
    作者闲话:  二更
    喜欢记得收藏推荐评论!!!
    第249章 千里追妻再相见
    被白渺放入了本体花瓣的水是堰州城内唯一的水源,这几日熬药、做饭的水也均是来自于此,那股极其清淡的莲花香叫人微不可察,除了陈碧清这样嗅觉灵敏的,几乎再无人注意这个细微的变故。
    陈碧清心中的猜测不曾消失,只是被她深深埋藏在了心中,作为一个不能言出口的秘密。因为她知道,若是她的猜想成真,那么给国师大人带来的或许不仅仅是世人的膜拜,更有可能引起人类心中的贪婪。与其想那么多,倒不如就像是国师大人所表现出来的一样她只需要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曾猜测就好,或许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
    且这段时日里,堰州城内的疫病似乎被按下了停止键,再没有出现新的感染者,而之前病患的症状也有所抑制,只不曾继续加重,至少在这些日子里不曾再有新的病患因为鼠疫而死亡。
    陈碧清不知道这是不是那水源的功效,但她却直觉这二者脱不开关系。
    或许往后真的会有什么作用吧
    她这样想到。
    *
    在屋里整整躺了三日后,白渺才重见天日。
    歧仲见着银发青年迈步而出,立马上前:小殿下,您怎么样?
    他眼里的担忧毫不掩饰,毕竟歧仲还没有忘记前几天晚上见到白渺的场景银发的青年虚弱地靠在墙上,竟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一路而来都是被那叫作陈碧清的医女搀扶回来。
    歧仲知晓白渺是妖,但却第一次见到非月圆之夜的小殿下会这般孱弱,就仿佛是病入膏肓的病美人一般,一脸苍白,唇上不见任何的艳色,连那原本神采奕奕的玉眸也染上了灰暗。
    而在那晚之后,白渺就闭门不出,一下指令也不过是歧仲在门外听后吩咐。即使歧仲心里担忧的厉害,可是没有白渺的允许,他万万不敢私自闯入。
    整整三天,白渺谢绝了歧仲送水、送饭的举动,而歧仲也整整在外面守了三天三夜,听着白渺的声线从一开始的沙哑无力到现在的清浅弱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