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宫·二十六

      琳琅送梦蛟回住处后,又回到了谢磬身边,他正抬头仰望着那一轮明月。

    “你何时有了赏月的爱好,还是,你也想一睹月宫仙子的柔情?”

    谢磬即收回了目光,轻叹道:“莫要开玩笑,月宫折桂这样的事不适合发生在魔的身上。”

    琳琅掩唇而笑,尽管目光中冰冷的意味更多,“你忘了天宫的公主是我们的母亲么,父亲能娶仙女,你自然也可以追求神女。”“你在生气?”谢磬看着她的眼睛半晌,问道。

    “你觉得呢?”琳琅淡然道,转身进了屋子。

    谢磬跟在她身后,轻声道:“是气我不告而别,还是这几日不曾联络你?我只是有事在做。”

    “大殿下对我究竟有几句真话?”琳琅压低了声音,“梦蛟……他就是云水渊的主人,天宫无极剑圣玄隐,他来到人间做起了凡人,你早就知道了吧?上次遇见他,你却还装模作样,殿下觉得,我很好骗?”

    谢磬抬手想抚一抚妹妹的头发,谁知琳琅侧过身,连一个好脸色都不给他留,谢磬只好收回手,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如此生气,只是我也没想到你在外面随便走走也能碰上他。”

    “神魂妖骨,却被锁在了人的躯壳里……”琳琅眸色暗了暗,“你和他私底下有什么打算?为何他会出现在人间。”

    谢磬一言不发。琳琅冷笑一声,已是失望至极,“罢了,就当做这件事我从来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从今以后,我也不再过问。”

    *

    琳琅同芙宸仙子坐在孤山阁子上。这两日接连下雨,西湖涨了水,再一放晴,十里红莲映着夕阳晚霞,愈加像水上点火。沿湖的柳树浑身湿透,枝条缀满银亮雨珠子,仿佛能丁零当啷作响似的,风一吹,就掉下好多雨做的铃铛。鱼戏莲间,燕穿柳间,众花仙泛舟莲柳之间,洒下的笑声清透,敲冰戛玉都没法比拟。

    每到夏季,杭人游湖避暑者尤多,由断桥至苏堤一带,处处皆歌吹香泽,大船小船肩摩肩、篙击篙,载的都是闲男闲女。花仙的小舟就从那些游船丛中撑过,遇到缝隙太窄的地方,舟身侧立而起,样子既俏又险。她们尽可以放肆;往来的乘客肉眼凡胎,即便与她们擦肩而过,也连个花影子都看不到,只能隐约闻见一点缥缈的香气。芙宸仙子因问起琳琅如何又回转杭州来,琳琅向湖心一指,遥遥指向一艘画舫船头的琴师:“我在看着他。他从苏州回了杭州,我就跟在后边。”

    芙宸略瞥了一眼,长长哦了一声道:“原来你是为个年轻男人。”

    “以他的年纪,说是个男孩子也可以了。来历可不简单。”芙宸摸不着头脑:“如何不简单?”

    琳琅摇头:“不能说。”

    芙宸轻哼:“你居然这般遮遮掩掩,那我可更要好好看看了。”

    梦蛟身边立了两个作歌的少年,他正倚琴为他们伴奏。西湖的喧嚣中,画舫上的琴歌也是出挑的,引得旁边船客停下了话头,把眼光注射过去,周遭便渐渐静了下来。芙宸手搭凉棚,跟着他们望过去,看到那个抚琴的年轻人。天气尚溽热,许多人都拉开了衣领或挽起了衣袖,他一身洁白的麻衣却结束得整整齐齐,只露出线条清秀挺拔的脖颈,头发一丝不苟地束在头顶,漆黑如墨,衬得一张脸莹然如透明。

    芙宸仔细端详了一回,向琳琅说:“你看上的小白脸不错,真个芝兰玉树一般。只是他怎么和一帮伶人混在一起?那画舫是给游客唱曲的;现在的戏班子赶场卖艺,都赶到西湖上啦,简直晃得我头晕。”

    琳琅道:“头晕就不要看了,反正他现在平平安安,我也不必老盯着他。咱们先去看看你的花。”

    芙宸竖起手指:“且不忙看花。你上次给我们阿措带了点心,阿措懂得投桃报李,也备下了好蜜要送给你,这几日她一直念着你呢。你问她要蜜去,我跟着你,也顺便沾光吃些。我这就叫她们回来。”说着,打了个响指。

    响指清脆地递出去,嘻笑荡舟的花仙闻声便打桨回船,毫无留恋迟疑。芙宸仙子出现在窗口,俯视着她们。显然她在下属中间有令行禁止的掌控力。

    琳琅悄声说:“为老不尊啊仙子。”芙宸回过头来哈地一笑,拉琳琅站了起来:“你尝尝就知道了,百花园酿的蜜,比外边的都甜。”

    琳琅也笑:“我看呢,还是你们这群女孩子最甜。”

    两人回阁子时,已是月上柳梢时分。湖上游人渐渐散去,临川班的画舫却未离开,反而撑到了湖心,在舱中生起茶炉,一众少年伶人都围炉坐下,开始细细地练喉。此时月如新磨明镜,荷香拍人,画舫上的歌声,一句一句,分花拂柳,隔浦送来:  “泛舟采菱叶,过摘芙蓉花。扣楫命童侣,齐声采莲歌。”是清唱,声腔直白,旋律的变化也不多,不比方才为游客献艺时的一转叁折,每个字的尾音都拖得绵软。教人听了,仿佛当真能放眼看到,水乡的菱叶与芙蓉间,男孩女孩荡舟相遇,便欢悦无邪地放歌,纯粹出乎天然,甚至无关情爱。

    “这倒还有点意思。”芙宸呼了口气,忍不住微笑起来,两手相合,右手在左手的手心里轻轻叩着拍子。

    “梦蛟梦蛟,”少年们起哄,“别干坐着,来一个曲子。”

    “好,今天弹个新曲子。”梦蛟原本把琴横在膝上,凝神端坐,听着众人唱曲。听到起哄,他也不推辞,指尖在丝弦上一挑,指间便迸出了连串的乐句。

    有人说“筝以娱人,琴以悦己”,便是因为琴的音质偏于枯涩,不比筝圆润明亮,因此不容易被常人领略,而适宜幽人独赏。但梦蛟这曲却是元气淋漓,在湖上流溢了开去,一船子弟尽受感染,拍手喝起彩来。“忽如一夜春风来啊。”在喝彩声中,一个男人的声音压过了其他人。其实这声音并不如何响,但听到他开口,少年都自然而然地低下了声音,略带恭谨地叫了声“先生”。芙宸突然意识到,尽管说话的男人一直坐在琴师不远处,手臂随意地搭在船舷上,叩舷和歌,青灰长袖拂在水面.上方,但在他说话之前,自己却丝毫没注意他。这个男人看上去太普通了,要多看一眼才能发现,他含着淡淡的笑意,眼神辽远,似乎将整个西湖都收入了眼中,又似乎什么也没看。“春风忽来,春冰初泮,春水方生,春光乍泄——好一曲《子夜歌》”

    梦蛟目视面前的琴,并未抬头:“临川先生请再听我这一支《明妃曲》。”

    他将手放在琴上,起了一个音。七弦琴发出一抹幽幽的叹息。少年们不由地静了下来。芙宸和琳琅隔着水听到琴声远远地飘开,如私诉,如密语,在夜晚的湖上低低地徘徊,几乎化入了空蒙的水气。慢慢地高了,便似女人逆风行走在荒原上,风里广袖飘飞,野草纷扬,远方平沙无限。风越吹越劲,渐渐地,空中似有流霜坠落,明月照彻,寒意透骨。临川先生初还斜倚船舷以手击节,听到这里,便敛容正坐。

    “听,入破了。”琳琅轻声说。

    话音刚落,七弦齐挥而下,一声裂帛猛地拔起,穿云裂石传来。芙宸微微一震,琴声却在此时陡然断了。

    临川先生按住了梦蛟的手,长叹一声:“太悲了,到此为止吧,再往下,就要乱人心绪了。”

    梦蛟双手停在琴面上,含笑回答:“哀乐由心,我心既无事可乐,奚待闻琴始哀?我心苟无事可哀,即闻哀声,何减我乐?  先生恐怕是借我的酒杯,浇自己的块垒了。”临川先生微微一怔,转而笑道:“  你说得不错。”他双臂轻振,抖开了衣袖,忽地用力击掌,“你们还没回过神来?都醒过来吧!”